史南桥:做设计师要能够静下心来

2013-10-21 史南桥 筑客网
设计师简介:史南桥先生,台湾著名设计师,也是高迪设计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现在公司主要成员是他和他弟弟,他们都是学建筑出身,史南桥的公司从创立到现在已经有28年的时间,在这28年中他们在台湾面对的是所有台湾最大的房地产商,到了内地以后,基本的目标没变,但是工作量大了许多,主要面对客户也是内地的一些很大的房地产商,当然也包括一些海外的公司。他们主要服务的项目比如样板房、门厅、会所、售楼处、商业空间这种小的项目。


  【筑客网】:很多设计师在参加比赛的时候他有一些基本的概念没搞懂,所以说花了时间,也花了钱,花了精力然后没评上。这里面还是有讲究的。第一位请我们高迪设计的史南桥先生接受我的采访。
  因为我们史南桥先生在台湾的设计师里面是一个资历比较高,进入大陆比较早的设计师。我看了一些报道,因为我在做采访之前我回做一些调研,我看了一些数据,到至今为止,我们史南桥先生亲历亲为做的案例已经超过两千件。你用嘴巴数一数两千个数字就很累,但是他已经做了两千个作品。我下面正式向史先生问一些问题,希望我们以后有一个好的合作。
  第一个问题,你对媒体经常誉为是空间魔术师,那么你对魔术师这个称号是怎么看的?
  【史南桥】:这个灯光效果很好,感觉上好象是被拷问的文化。
  【筑客网】:非常幽默,幽默希望大家鼓鼓掌。
  【史南桥】: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开始被称作所谓的空间魔术师,因为这不是我自己取的。当然有人觉得我对空间处理的很好,给我这个称号。这是我希望大家关注的方向。但魔术师好象觉得是江湖卖艺的感觉,可能会掩盖掉我们做设计的方向。我们确确实实做设计的时候观点会从空间的角度当做我设计的主要的方向把握,把它进行处理。其实我们经常象外壳手术刀精细的手法来解决。因为在台湾我们做这个训练,我们面对的这样的案件,因为台北的房价非常高,所以为了在市场上必须满足要求把面积缩的很小。这时候我们希望用我们专业上的技术技巧,或者是我们的能力帮空间满足到使用人的需求,同时还能够这样的空间让他觉得相对的舒适,甚至还希望这个设计稍微地达到艺术的感觉。这是我们经常在追求的。我们在上海外滩边上,我们在小空间里面把床升上去,吊床的概念,这样就很好。反过来在床上直接看到外滩的景象还不错。你说对空间魔术师怎么看,我觉得大家应该更注重空间,我倒不希望是变成魔术师。


  【筑客网】:我的理解,史南桥先生在一个比较小的空间,我听说好象你在三四个平米的空间里面可以做出功能非常齐全,在整个空间的走向上玩的非常熟的。下一个问题,你既然亲历亲为做过那么多案例,你怎么保证既不重复自己,又不重复别人?
  【史南桥】:所谓原创性的设计当然是我们最想追求的,但是在社会资讯这么发达,有那么多设计师同时在做设计,想要不重复自己也许避得开,但是想要不重复别人很难。所以我尽量做空间,因为不同的空间有不同的定义,有不同的需求,所以你做空间的时候及时避开了跟人家所谓雷同的部分。反过来讲,你真的把空间确实处理好了,其实我认为风格上的东西是给它穿什么衣服的问题。我的绝大部分的作品都是样板房,而样板房有面对市场的要求,有它面对所有课程的定位,有它整个案子需求的定位。同样的情况,像类似样板房在不同的市场的定位,不同市场需求的时候在基本的空间上是最重要的,那个处理好接下来面对的是给它穿什么样衣服的问题。每个设计师都有主观和客观的面,但是我认为所谓重复不重复,或者雷同不雷同其实是看你把我什么样的定位来做这个事情。谢谢。
  【筑客网】:透过我们观众的鼓掌,史先生在回答做过两千多个案例的时候他仍然有非常有创意。下一个问题,因为我看过很多设计师,包括我们在座的设计师作品比你小的多,二十多岁,但是做的作品很老气。但是你已经奔向奔6的方向了,那么你这个年轻的状态是怎么保持的?
  【史南桥】:不知道我太太走了没有,中午吃饭的时候人家还说,我说我太太坐我旁边最怕是人家问到我年龄。其实我从来不怕人家问我的年龄,但我太太很怕。当然我先强调我们是老夫少妻。我其实已经三十几年在设计领域里了,你不能说我每天都有这样的激情去处理我的设计,或者我每天灵感来了会有特别的感觉,一定都会发生。但是针对所谓设计的激情,其实作为相对是理性的,或者相对是专业的设计师其实我们并不是靠激情,或者靠灵感来做事情。我在公司里对我们公司里的同事说,其实你作为专业的设计师,作为专业的设计师你应该有一个系统思考的模式,你针对不同的案例,就像我刚才讲我们面对不同的样板房,刚才并不是因为我激情来了就做颜色特别艳的,可能不是从这个角度来看的。我想任何一个做专业的设计师其实有你自己一套思维的模式和自己设计系统思考的方法。所以你在面对到某一个设计的时候,我常常讲,我们做室内设计跟一般的雕塑家或者画家是不一样的,他们做的是感性的设计,他们可以很主观地完成他的作品。但是像我们做室内设计,或者是做建筑设计做出来要给人用的。所以很多方面的考虑来完成最后这样一个作品的结果。我想不是靠所谓的激情完成的。
  当然刚才问我怎么样保持年轻的心态,年轻的心态很有用的。今天来老师没来,七十多岁,无论从心态到整个身体的感觉,然后来老师没有来,下次有机会问问他。


  【筑客网】:因为他是专家组的组长,开会去了,不能来了。下一个问题,我也看过一些你的资料,你好象是台湾东海大学毕业的。我还听说你弟弟是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的。我想问一下,论名气你比你弟弟的名气大,但是论学校你弟弟的名气大。那么我想问,你怎么看待名气的?
  【史南桥】:我父亲学校名气更大,他曾经开过台湾最大的广告公司。他有一个兴趣,他是收集小汽车,我们家没有一辆汽车,但是我们有几百辆模型小汽车。我父亲的兴趣小汽车摆在那没意思,自己还要做模型来配他的小汽车。我们从小看到这么一些东西。我读了建筑系以后,我很忙的时候把我弟弟拉到台中来当助手,帮我一起做模型,帮我改一些图。等到他考大学的时候,他添了六个志愿是台湾六个建筑系的,如愿以偿得进了。我父亲倒闭后是台湾欠债最多的一个,等我弟弟念大学的时候其实我家负债累累了。所以我弟弟从他念大学的时候就贷款,台湾有一个助学贷款。他在美国先开始工作,他念哈佛也是生了两个小孩,他要一方面照顾家庭跟两个小孩再念哈佛,所以他一路蛮辛苦的。相对来说也是先例,因为他那界只需要念四年,哈佛大学是一年,所以他总共拿了哈佛大学的建筑硕士,所以跟他非常努力有很大的关系。我弟弟其实并不会对我造成压力,假如有十个弟弟我感觉会更好一些。
  另外所谓的名牌建筑师跟名牌大学我不认为有绝对的关系,但我认为有相对的关系。第一个就是,他没办法努力的话很难进入名牌大学。假如他不是很努力的话也很难在名牌大学毕业。能够进名牌大学然后然后在名牌大学毕业,名牌大学是间接的关系,直接的关系是个人的努力。谢谢。
  【筑客网】:回答的非常好。下一个问题,比如说你弟弟上了名牌大学,那么你不是名牌大学。你觉得在做空间的时候,是不是哈佛毕业的角度,比如他的构图什么东西是不是要高明一点。你是怎么看的?
  【史南桥】:尤其我们现在做的都是室内设计,我认为受很多方面的制约了。任何一个设计都有一个面对任何设计的时候有主观和客观的条件,尤其客观的条件限制你的思路,必须带你向某一个方面走。原来有一个所谓基本动作的训练。其实你真的面对某一个个案的时候,以前的无论是基本动作了,你的认知了,面对个案你的看法,我觉得这些是综合起来最后反映出来的。我想所有学校给你的训练只是中间的一个部分,或者一个环节。我从台湾长久以往都是做的跟房地产有关的样板房,所以我经常很去照顾到所谓市场,所谓定位,所谓在基本的这些空间上原来该有的一个什么样的条件,那么我们怎么样在房地产原来有的条件下再加一些条件。其实我觉得我们照顾到的会更全面,更完整地去把这个东西完成。就像平常人家看样板房常常看表面呈现的效果,我们照顾到的其实是更周全的面对所有消费者注意到的条件我们都是照顾到的。


  【筑客网】:你一天24个小时是怎么分配的?你是几点钟起床?几点钟休息?而且你的休闲方式是什么?
  【史南桥】:我比梁先生早一个小时起床吧。不过我的情况跟梁先生有一点类似,我从学校开始,因为我在学校是篮球校队,而且我还是篮球校队的队长,相对有责任。白天真的到晚上要思考设计画图的时候大概都很累了,所以我都先睡觉。我觉得这个东西压力对我大可能四点钟起来,五点钟起来,早上脑子比较清醒的时候做设计,或者是思考问题。这个习惯一直到现在。我刚刚讲七点钟起床是我不需要工作压力的时候七点、八点钟起床。象我前天四点钟开始,我处理比较大的会所,七点的时候大概平常起床的时间,我接下来会花两个小时时间在健身会所里面,可能前四十分钟把台湾的报纸从头翻到尾。台湾没有象香港的报纸那么厚了,台湾报纸相对薄,大概四十分钟把报纸看完。接下来做一些训练,接下来干蒸房然后游泳出来。我确实前面花了那么多时间在照顾我的身体。一方面我认为一个好的身体可以帮助你在面对比较低沉的情绪,或者面对比较困难的状况。我认为一个好的身体的状况可以让你的心态保持更好的状况,这之间是有关系的。我觉得另外一个优点是我的效率很好,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设计做出来,把设计定位出来,然后公司所有出来的成果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他们需要调整的方向。早上的健身蛮累的,中午找另外的时间休息。但我在傍晚的时间回到公司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完。这基本上是我一天要做的事情。


  【筑客网】:我们在座的设计师都听到了,我们这些大师他的工作,他的时间是安排的非常合理的。还有一个问题,您做设计差不多三十年了,你能不能对我们年轻的设计师说一说,一个设计师要尽快地成长,一个设计师要尽快地成熟有没有规律性?那么如果达到你这种境界,达到你这种水平要多长时间?根据你对我们时代的要求,你是怎么看的?
  【史南桥】:我认为我不能算什么境界,我从十几年之前有人碰到我面称大师,当时我马上嘴巴上说不敢当,现在有人说大师,但是我嘴巴上不说心里上说不敢当。像莱特等这些我认为是大师,到今天我认为比他们差的很远。到我今天这个境界是很大的问题,希望尽快成为一个所谓的设计师学我刚好就慢了,因为现在三十几年到大师差距很大。但是反过来说,我觉得做一个设计师不是要求尽快得到什么东西。我在这个行业的前十年我基本上没有怎么进步的,其实在我们那个年代成长的阶段基本上没有好的东西可以看,我们的资讯又很少。我进的公司老板是木工出身,不可能学到什么东西。人家从零开始,我是从负的开始。可能当时也许一万块钱的业务也接,两万块钱的业务也接,这样打滚了十年。但是十年中我得到了一个经验,我很尊重,业主很少来找我,因为他全部的梦想在这里面。处理小的空间的原因我觉得我有经过这方面的训练,而且我想把业主提很好的钱来希望把东西做好。我前十年可能看到有名的案子,但是我没赚到钱,但我赚到了经验。回过头来,我觉得现在的上海,现在的中国都有很好的机会,因为你可以看的都是太多了。在这里大量地发展,大量地建造,而且还有很多的设计师在这里大量的作品出现,你可以看到很多。但我觉得快在很多行业里可能是好事,但我认为像刚刚沈先生讲的,在设计,尤其在建筑行业的快我觉得可能反过来是灾难。建多的房子盖好了就拆不掉,可能要摆一百年,甚至更多,那么你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做的东西,结果在这个社会上存在一百年,所以我们在追赶的同时你知道的一个问题是,永远追赶不到了。因为你在那么快的时间内做出来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好的。而且最多模仿到人家七、八成的程度,人家真的在进步的时候你盖的永远也拆不掉。所以这个快到最后可能是灾难,我倒觉得这其实是蛮可怕的事情。所以很多设计师希望能有快的方法达到所谓的设计的层次,我认为那是反面的想法。
  【筑客网】:所以说做设计不能急于求成,有时候欲速则不达。一个设计师的成长,刚才包括我们的梁先生,包括史先生都谈到了,其实它有规律性。有时候它是十年成才的,你让它两年成才,这个才是劣质的。所以不尊重规律是害人害己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平时看一些什么杂志?看一些什么书?你建议我们年轻的设计师看一些什么东西?
  【史南桥】:当然我们专业的书也要看的。你做事要成功的话基本上你的人格,或者你的态度,你必须有一些基本的特质在里面。而且这个特质做好军人是有关系的。尤其我在公司里讲,对于台湾这边的比较,对于企业的忠诚度我认为未必台湾比较高,台湾相对在资本主义社会理,假如有一个东西更高的价钱我可能到另外一个公司去。但我认为专业的忠诚度很重要。我认为台湾坐在桌子上面对他做的设计的时候他会把这东西做的更好。回过头来对我们公司的员工讲,你在我这里做多久都没关系,但是你面对这个东西的时候把全部精神拿出来,这就已经对得起我了。我手提包里放的另外一本书是《好创意跟好管理》。假如想赚大钱,假如不想倒闭的话你必须要好的管理,可能到我这个阶段更需要看管理的书。大概是这样。谢谢!
  【筑客网】:史先生给我们谈了一个观点,做设计师第一要真正孤立。第二要非常勤奋。第三,做设计师还要动脑子。


关于TA

129742 人气

史南桥

上海

处理个案数千,小户型及夹层空间的处理使他赢得“空间魔术师”的美誉。 坚持一贯精细的空间切割手法,“小空间,大利用;大空间,大作为”。 连续四次接受电视台邀请完成公益改造项目,引起广泛社会关注。

从业时间:37年

设计费: 1500~2000元/平米

代表作品: 杭州绿城杨柳郡七堡项目 上海JUMP360虹桥馆蹦床主题活动馆 上海日月光J CAFÉ咖啡馆 石家庄宇辰瀚唐售楼处及样板房 上海徐汇中凯城市之光名邸精装修样板房室内设计 海南雅居乐临海会所 西双版纳万达售楼处 杭州绿城丽园项目(上仓桥)样板房精装修 杭州世茂样板房室内设计 上海万源城郎郡公寓样板房及别墅样板房 上海瑞虹新城三期精装修样板房 广州金地荔湖城样板房 杭州绿城翡翠城样板房 杭州中能浪漫和山样板房 海南雅居乐清水湾样板房及会所 深圳金地香蜜山会所 上海万科燕南园样板房 成都博瑞优品道售楼处 济南万达公馆样板房及大堂电梯厅 厦门国贸天琴湾会所及别墅样板房 东莞中信御园B户型别墅样板房 济南保利祝舜路海德公馆会所及精装修样板房项目 武汉瑞安天地样板房 福州泰禾红树林D3,D7及红峪A8样板房

阅读 272410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