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著名艺术家卓凡:设计的本源是要知道自己是谁

2014-07-11 卓凡 筑客网

7月7日上午,筑客网总编孙华莹前往中央美院副教授卓凡老师位于顺义农庄的工作室,有幸采访了这位曾经拜于国学大师章太炎的门下,也曾游学巴黎的雕塑家、学者。从文化、历史等方面探讨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艺术的碰撞,以及告诉大家当今中国人在文化上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内容十分精彩,不容错过。
  卓凡教授简介:
  国学学者 副教授 雕塑家
  中央美术学院 副教授
  中国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 副秘书长
  《中国书房》 主讲人
  中华工艺精品(文博会)大赛/天工奖/玉华奖 专家评委
  东方“白玉比例”审美的倡导者,从事达芬奇艺术的研究、现代造型语言研究和新国学语境下传统工艺的再设计等的研究。
  师从隋建国、托尼·布朗。从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中期,卓凡游学于欧洲,专注于达芬奇艺术的研究,特别是达芬奇的科技思维对现代艺术、现代设计的影响。2001年以后,他把“黄金比例”作为核心审美,开始创作以机械装置为主体的现代艺术,举办个展,参加国内外重要艺术活动。
  2006年起,卓凡回归华夏传统,以“白玉比例”——建立传统审美自信为原点,以欧洲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光辉为榜样,全力创作,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复兴尽艺术之力。
  现在中央美术学院开设《礼器——新国学语境下传统工艺的再设计》,《中西方立体造型分析》,《现代造型语言》等课程,悉心创作,教学相长,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和学生共同推进具有传统文脉的工艺的再设计、再创作的发展。
  自2008年以来,举办过“自动•全自动”“食言者”“机械复制时代的人工装置”“我要拈花”“我要推开”等系列个展,已发表论文35万字,著有《罗丹画论》《艺术自动化——达芬奇的工作路径与思维方法》《雄狮后庭花》《黄金大比例——达芬奇的身体密码》《机械复制时代的人工装置》《食言者》《我要写字》等论著。 2010年作为当代重要艺术家入选中国艺术档案,多次登陆中央电视台。作品被捷克共和国总统官邸及多个重要国家元首、皇家及政要收藏。曾获陈设中国——2009晶麒麟金奖,捷克共和国——2010先锋艺术金狮奖,天鹤杯——2012院长提名奖。 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卓凡教授作品欣赏:《高山仰止》
  卓凡教授作品欣赏:《一叶一菩提》
  卓凡教授作品欣赏:《香与佛》


卓凡教授接受筑客网总编辑孙华莹专访侃侃而谈
  筑客网:卓老师,大家对您“香道”公开课记忆犹新,您是如何选择“香道”这个题目?您对中国的文化传承有什么看法?
  城市,如同一个空心的鸡蛋壳
  卓凡:当下,人们住在奇奇怪怪的楼房中、在奇奇怪怪的路上,开着奇奇怪怪的车、吃着奇奇怪怪的食物,邻居间没有亲情,人与人之间很冷漠。我们会扪心自问这究竟是怎么了?城市如同一个空心的鸡蛋壳。面对这些现象,很多学者认为现在中国的当下面临两个缺失:第一是国学传统文化的缺失,第二是手工艺制作的缺失。当今,快餐、机器和电脑隔开了我们和自然界的关系,吃、穿、用、住都是现成的。我们失去了亲近自然和亲近传统的机会。
  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经说过:“一个国家的强大,不在于经济总量有多少,而在于它是否有强大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输出。“”
  文化传承是作为中央美院的责任
  中央美院有四个责任:第一、人才培养、第二创作、第三服务社会、第四文化传承。所以文化传承对于中央美院的教学来讲非常重要,是学院的责任,也是我们作为教师的责任。
  现代文人变成了“屌丝”
  古代文人酷爱“雅集”。他们,会聚与优山美水之间,以诗、酒、花、香、茶、琴、棋、书、画相和,在轻松的环境对文化进行品鉴和研究。这种聚会称之为“雅集”,所以我倡导现代人应该少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沙龙”、多举办一些雅集。与古代类比,中国大学生相当于古代意义上的文人,大学生就是“现代文人”,应该有文化的担当,要有责任、应该有忧国忧民的思想,做到上马能保家卫国,下马能著书立说。而现在的大学生,却常常被奉以“屌丝”的头衔,甚至以“屌丝”自诩,不能不说是一个误区。
  说到设计,就不能不说到,我们必须学习用西方现代的科学方法,就是现代的设计的原则、要从单元体研究、结构、排列、功能导入、材料研究、审美原则。当然,有一点可以强调,那就是“审美法则”——就要建立我们自己的审美自信。
  可以说,一个国家的自信,取决于文化自信与审美自信。
  “香道”这门课要说选题的起头,是因为我本身是做雕塑的,所以我非常关注器具、器形设计。我通过“雅集”,发现“香道”这个事可以做的空间很大。从文化上讲,“香”在春秋战国的《楚辞》里,《诗经》里头就有提及,有渊源。其次,因为茶器设计比较多,香器像艺术品,好发挥。


卓凡教授端详自己的作品《“沉”香》
  筑客网:现在中国设计师推崇欧美设计,您对此有何看法?您认为东西方审美有何区别?
  中国成为欧洲销售对象
  卓凡:我曾经在巴黎游学很长时间,在国外待了很久。那段时光非常好,但并不影响我对中国文化的喜爱,那是我们的血脉。你越在国外待久了,你会越来越意识到我们民族的灵魂在哪里。
  很多人都不喜欢赶集式的参观,包括我在内都喜欢用步行来感受城市。比如意大利米兰家具展我看了数回,都是慢慢地在场馆里溜达。第一次去看我非常激动,数码相机好几张存储卡都拍满了。激动的原因是国外设计的好作品很多很多,展览门类也很丰富,还有很多场外展,比如有商店展和艺术家工作室展,让人目不暇接。
  其实,当时,我和我的朋友都十分渴望有东方语境的设计,有一次,还是看到用宣纸和原木搭配的设计,非常东方,一问是日本企业做的。而中国参展的只有两家做红木家具的,大家感到很失落,中国人没有设计?第二次、第三次我再去米兰家具展的时候,感觉国外设计存在的问题比我们国内还大,因为他们没有创作突破口,同质化十分严重。而在偏艺术的场馆里面,有些产品让人乍一看很漂亮,但是仔细一看很不实用、叫好不叫卖。
  同时,我发现意大利家具厂家都着急要把家具要卖向中国,很多意大利家具工厂都设置在中国境内。可以说,欧美市场已经饱和,他们的困境比我们还大。
  其实,他们目的就是有意识的占领中国市场。
  比如说,波尔多红酒卖给中国的时候是经过商业包装的,首先告诉中国人喝红酒是一个非常高尚的生活方式。其次,精心包装了红酒屋的文化,比如,红酒怎么排列、怎么设计、背后的故事一个个说的真的非常专业,有学问,包括波尔多红酒所谓的窖藏多少年,其实,大部分也是针对中国消费者做的商业策划。可以说,是一种商业包装。我多次去了波尔多,哪个美丽的产红酒的地方,有很多绘画酒标的艺术家,而波尔多的酿酒人和中国的果农差不多。在那里,品酒过程很放松、很田园化,没有那么多矫揉造作的高尚与贵族。
  欧美风格从根本不符合中国审美
  现在国内的室内设计无非欧式、中式、美式、新古典等几种。我感觉欧美风格在生活习惯和中国人不吻合,在审美诉求上让中国人不舒服。中国人与外国人在审美习惯上的区别非常大。一般审美学者,会从海洋文明和大陆文明去讨论他们的差异,《中国审美文化史》一书中也这么提到的,审美不同也因此产生。后来,我发现东西方人种的生理结构差异也造成了东西方审美差异。我们可以看到,外国人鼻梁高、眼睛深邃,高鼻梁等于是在外国人眼前多了个测方向的标尺。因此西方人更注重空间感、方向感。东方人的脸平面化,因此在审美上更注重线条感和画面感。
  苏州园林是中国式审美的集中体现。经过考察过20多次后,我发现那里做的最好的就是墙上的开窗——这些开窗其实就是取景框,取景框中的一树一花,都会格外漂亮、十分有画面感,这是我们审美的起源之一。中国人讲究回头注视美景,是一种不经意的迂回的审美方式,这是我们审美的起源之二。
  欧洲推崇的是海洋文化,海平面是一条水平线的,所以在海上驾驶船只的人们需要有很强的方向感。在雕塑上,比如,佛罗伦萨港的“大卫”,当年他是站在海事局门口,眼睛是望着港口的,是有明确的方向性。而中国的“佛像”都是端坐闭目,看着自己,没有方向感。我曾经讲过《中国传统立体造型审美》一门课:就风景画来讲,西方的审美是看到风景画挂在墙上,如同开了一个窗户,让人看到更远更远。中国人体验大自然,没有风景一词,而用“山水”一词来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山水画不是让你看见什么风景,而是观照文人内心,表达一种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境界,彰显的是一种道德、品味和智慧。
  这里不能不再强调的是,中国一定要向是西方学习它的科学性,西方的逻辑推理、试错思维、理性方式是必须要学习。推理是指必须有的步骤和逻辑。美院的学习是帮助未来的设计师学习科学性的方法。未来,用科学性对接文化性,中国的文化用科学的方法对接到现代,就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了。


卓凡教授工作间一角
  筑客网:新中式的设计风格在未来是否会受到市场追捧?
  新中式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必然
  卓凡:推崇中国古代文人生活方式的现代转换。
  有了科学性的保障,就让我的设计师将中国生活方式慢慢沁润进入产品设计中。中国设计学习架构是从西方来的。但是架构的背后,是否能对接它的社会语境和哲学追问?有我举一个例子,比如国际建筑大师柯布西耶,他倡导“建筑是居住的机器”,他设计哲学背景是《现象学》与《符号学》。中国的设计师在学习过程中,可以说是很少有时间和机会全方位先学习《现象学》与《符号学》。可以说,中国设计师在学习设计过程既没有学术支撑、也没有社会语境的支撑。
  这就好比,我们学英语,在英国呆了几个月,就说的很流利,一回国又不会了,因为中国没有英语的语言环境。
  中式设计对于中国设计师是具有真实的语境,比如《道德经》说的“大美无形 大音希声”,比如《诗经》传达出来的韵律,中国人很容易理解这样的思想,并可以很好地把它用在设计上。这些,给外国人用,可能理解上就有难度了。
  做人最基本就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们必须感恩我们的祖先创下的辉煌的文明。新中式是未来发展的必然,我们生活好一些的时候,都会寻根溯源——哪怕原来是丐帮,也要找到洪七公认祖归宗。
  当然,有人说,设计师都被甲方控制着。其实,当今的土豪的水平也在提升,之前的土豪家家能看到维纳斯,现在很少有土豪会用维纳斯来装点客厅了。更何况,我们要做甲方的艺术导师,不能被甲方牵着鼻子走。


卓凡教授(左一)向筑客网总编辑孙华莹介绍自己的工作间
  筑客网:您认为现代中国人生活方式是怎样的?
  设计本源的要知道自己是谁?!
  卓凡:当今的中国人受两种生活方式影响,大传统(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和小传统(即多.快.好.省的思想)。有一部分人是受大传统的影响,很优雅、淡定的生活。另一部分受小传统(多.快.好.省)影响很深,当然,在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中国经济需要高速发展。
  我们的不自信,是源自1840的第一次鸦片战争的那颗洋炮,它将整个中国打昏了。
  从那时候起中国人对整个传统文化开始怀疑、不自信,在到失望,到最后文化大革命是彻底绝望了。怀疑-失望-绝望,以致现在一直以“多.快.好.省”的小传统思想占据主流。可以说,投机取巧,盲目追求利益最大化,都是我们的思想成为空壳的原因之一。
  “十八大”以后,小传统的文化理念,慢慢不适应中国当前的社会发展了,它的弊端是,造成中国人在急速狂奔,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
  文化需要我们去寻根溯源,可以说,失去了根和源,你就什么都不是。举个身边的例子,中央美院的客座教授、日本雕塑大师松尾光申。他现在69岁,一辈子只研究圆与椭圆的关系,这么专注,为什么成不了国际级大师?有人说,他的作品缺少东方语境。作品中没有像隈研吾与原研哉具有东方哲学思想。虽然,日本雕塑大师松尾光申能把一个椭圆排出4万个可能来,但他没有对接东方传统文化,所有,他的作品总觉得缺少一点“魂”。
  在某种意义上说,没有语境的设计作品就没有文化的根,就不会有粉丝和受人追捧。
  最本源的要知道自己是谁?!


卓凡教授在自己的工作间站在筑客网展架前留影
  筑客网:您认为手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靠什么?
  中国需要稳定的制度来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卓凡:手工艺(非物质文化遗产)失去很可惜。日本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专门基金会支持,英国手工艺是由英国皇室中的王子来专门负责保护和和发展的。
  可以说“墨家”精神在日本延续的非常好,墨家倡导的两个层面兼爱、非攻。所以他们对工艺和器形的精确度、先进性要求很高。想想,毛泽东思想中其实是有墨家的精神的,那就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当下,我们呼唤,稳定的制度来保护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卓凡教授(右一)与筑客网总编辑孙华莹合影
  筑客网:您如何看待贵族和贵族精神?
  中国贵族精神已经离我们远去了
  卓凡: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贵族情怀已经离我们远去了。崖山,陆秀夫背着南宋皇帝跳海,真正华夏文明开始断绝。北京大学刘东编辑过一套中国思想传统的现代诠释(外版丛书)说过,“中国人在……已经没有骨气了”。从明末清初开始,外(满清)族向中原的文人打开了权利,文人就跪下了他们的膝盖,从此我们忘却了“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的祖宗之训。
  法国、俄罗斯、中国的大革命对贵族的态度是不同的?法国、俄罗斯把贵族砍头了,中国不同,它把贵族给驯服了,变成平民了。法国、俄罗斯的贵族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是贵族,但是,中国是贵族精神死了。
  正如习大大所说,我们要复兴我们的伟大文明!正是时候!


卓凡教授作品《“沉”香》
  筑客网:让您做个自己居住空间,您会用什么方式?
  做设计就是做人
  卓凡:我会做个可以容纳三五知己,让人感觉非常舒服的小空间。
  第一,传统上,讲宜居尺度,其实空间达到3-4米最合适。人的行为和阳光、空间高度都有关系。我们地处北纬45度的城市,这个尺度,最高的标准就是:在冬天能够让阳光晒满屋子。所以,房屋高度,在空间上,与人的身高悬殊不宜过大;房屋的长度和宽度,在空间,合适距离是5步之内。
  第二是功能要求,我喜欢中国生活方式。喝茶是一定要有的,茶桌不要太宽,如果太宽了,就剩下霸气,没有亲和感。
  第三是风水,风水是方法论,围绕《易经》展开的,重要的是围绕“人”的——就是以人为本。周易核心的是三个字:上、止、正。“上”要求努力,“止”要注意节制、“正”只要你内心是端正,一切的风水都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李嘉诚办公室悬挂的一幅书法,是清代儒将左宗棠题于江苏无锡梅园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这是做人的道理,也是风水的讲究。


卓凡教授作品《玉·荷一》
  筑客网:好作品和坏作品鉴别?
  卓凡:好作品首先要美,第二就是合适。特别是“合适”,别墅壁炉的工具非常精致,乡村的火盆非常简朴,这两者都很美。适合主人和环境就是美。
  艺术本身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阅读 599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