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生活方式访谈:用味觉品味生活方式——品酒师佟哲

2015-06-24 孙华莹 筑客网
法语是令人着迷的,法国那片土壤传来得美酒芳香同样令人痴迷不已,就此沉沦。佟哲,知名品酒师,法语专业八级以及对法国历史文化的深入研习成为他与葡萄酒之间的媒人,牵起了终生相伴的美好姻缘。

“我爱法语,更爱葡萄酒,这瑰丽的液体给我的人生带来最美妙的享受,为我们的生活增添色彩,我想要分享这美好,让她真正走进所有人心中。”筑客网带你走进这位分享美好的品酒师,佟哲。

》》点击进入“中国人生活方式-百城十大设计师挑战赛”专题


  [在非洲的日子——毛利坦尼亚有一群“温和的穆斯林”]
  筑客网:非洲给您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佟哲:非常有意思,我去的那个国家叫毛利坦尼亚,是在非洲北部偏西,靠近大西洋的一个国家。整个国家很穷,三分之二以上都是沙漠,只有渔业和矿业两个支柱产业,但是那边的人用我们当时领导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温和的穆斯林”,他们有信仰,但是又不极端,人非常好,没有偷窃和欺骗。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例子是一个在店里卖建筑材料的小兄弟,我买东西总是去他们那里,有一次我要买一个东西,他们店里没有,他说帮我去其他店里找一找,然后就走了,店里就没人了,抽屉开着,里边还有钱,他们对人很信任,性格很淳朴,所以说是“温和的穆斯林”。
  筑客网:在非洲吃喝习惯吗?
  佟哲:我们的项目组里有厨师,是中国人,在当地买菜来给我们做饭。那个地方比较干旱,没有太多可吃的,主要是洋葱和胡萝卜。但是有一些中国人去那边种菜,然后卖给中国人,中国人在那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圈子,干什么的都有,有打鱼的,有种菜的、有经商的,尤其是南方人,福建、江苏、浙江这些地方的人很多在海外打拼,做的是那种我们觉得很不起眼的工作,但是收入很可观。
筑客网:每次坐飞机多长时间?
  佟哲:倒两次,我当时是从北京飞迪拜,然后从迪拜到卡萨布兰卡(摩洛哥第一大城市),然后从卡萨布兰卡坐一个非常小的飞机到毛利坦尼亚,总共要花26-28小时。
  筑客网:当时你具体的工作是什么?
  佟哲:做翻译,在现场做翻译,翻译合同、翻译技术条款、翻译图纸等等,这和建筑设计有点沾边儿,现在能看懂建筑图纸,曾经我还和他们一起去算过那个建筑的梁。
  筑客网:非洲的生活是您想要的吗?
  佟哲:毛利坦尼亚最早是法国殖民地,后来独立了,但是官方语言还是法语。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对生活其实没有太多想法,这份公司是要在非洲常驻一年,一年有一个月的假期。升职之后可以一年回来两次,每次15天,有开会的机会也可以回来,但总归来讲生活的重心还得是在那边,没法照顾家庭,我真的太想念自己的祖国和家庭,所以我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要重新找工作,非洲那边的经验在回国之后是没有任何帮助的,也就是说你在那边待几年,回来就落后了几年。重新找工作找了挺长一段时间,学法语看上去挺有意思,但是找工作比较困难,在北京像样的法国企业并不多。另外一种出路就是做翻译,我本身文字水平并不是很好,做翻译有点超出我的能力范围,选来选去,我觉得做葡萄酒贸易还是挺有意思的,所以就选择了做葡萄酒。


  [事业的起步——与酒结缘]
  筑客网:因为我听过您讲课,觉得您对葡萄酒的研究还是挺深刻的。
  佟哲:之前一直在关注葡萄酒相关的专业知识,现在也一直在学习,怎么做葡萄酒,怎么种植,有哪些产区,背这些产区的名字,但后来发现这跟我们的生活或者说我的听众我的学生的关系不太大,所以我就换了一个角度,研究了一些历史和人文,这样反而能引起听众、学员的兴趣,产生一些共鸣,从而达到更好的效果。
  筑客网:通过你对葡萄酒的研究,你觉得外国人为什么喜欢喝葡萄酒呢?
  佟哲:所有人想喝葡萄酒的理由只有一个,真的就是因为它好喝。和中国人喜欢喝白酒一样,这是一种文化习惯,我们接触葡萄酒比较少。我现在接触的人还是以喝葡萄酒为主的人群,他们可能最开始也没有接触过葡萄酒,喜欢喝白酒。之前我在鄂尔多斯待过,那的人就是喜欢喝白酒,并且非常有钱,都是喝茅台、五粮液这些,我认识一个企业的招待,他说他在接触过葡萄酒之后就不再喝白酒了,首先,喝白酒不是一个健康的饮用习惯,其次葡萄酒真的好喝,虽然都是葡萄做的,但不同的产区,不同的葡萄品种再加上不同的工艺,都可以让这瓶就变得不一样。
  筑客网:我还是头一次喝到没有葡萄味的葡萄酒
  佟哲:是的,很多葡萄酒是没有葡萄味的,它会有各种不同的香气,很复杂,每一支酒都不一样,哪怕是同一支酒,在你刚打开的时候和放了一段时间之后都会有不同的变化,它是一个活的生物。
  筑客网:你平时喝酒吗?
  佟哲:平时也喝,在家里也会喝一些,但更主要的是工作中,在提高专业知识的同时也要提高品鉴的能力,所以我们会定期开一些酒,进行盲品。
  筑客网:进入你们的办公区就有个大的酒柜。
  佟哲:这些首先是用于展示,其次是有一些我们喝过的有意义的酒瓶,比如一些很好很贵的名庄酒,或者一些比较有纪念意义的年份,我们都会把空瓶摆在那。
  筑客网:现在最贵的酒叫什么名字?
  佟哲:目前世界上最贵的红葡萄酒叫罗曼尼康帝,基本上只有在拍卖会上才能见到,拍卖价格大概能到几十万美金,当然不同年份会有一些差别,但总归来讲它是比拉菲要贵。拉菲卖的贵也不是炒作,是一种市场行为,长久以来,波尔多名庄,像拉菲、拉图这些同等级的酒,价格一直在上升,只不过前几年在中国特别热,所以拉菲的价格确实是高出了正常范围一些,现在正在慢慢的回到理性价格上来。
  筑客网:你会做一些酒类的收藏吗?
  佟哲:我个人没有收藏这个习惯,首先是收藏需要空间、湿度、温度的配合,其次我觉得体会这个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喝过了,记住了,就够了,还真没有把瓶子存下来的习惯。
  筑客网:如果同一时间一瓶好酒和一部好戏让你选择,你会如何选?
  佟哲:还是喝酒吧,如果两个局,一个是喝酒的,一个是和酒无关的,大多数情况下我会选择喝酒的局,因为我的圈子就是这样。


  [品酒和参加酒会就是我的生活方式]
  筑客网:我们非常好奇你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日常生活方面的。比如说业余爱好啊,平时闲下来会干什么事?
  佟哲:曾经有一个人问我,平常有那么多酒会要参加,你哪有那么多时间呢?我说这是我的兴趣爱好和生活方式,在北京这个城市,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活动,各种各样的酒会都可以去参加,在酒会中也不只是有葡萄酒,还会有些别的非常有意思的东西。像之前有一个新西兰的酒会还请来了新西兰当地的土著-毛利人过来跳舞、表演,我觉得酒和文化的关联是非常密切的。
  筑客网:像我们普通人一听到酒会是去聚会去了,你一听到酒会是过去喝酒去了。
  佟哲:对,没错,可能重心不太一样吧,喝酒为主,交朋友是附带的。
  筑客网:像你这样的专业人士,到了酒会一般是一个怎样的流程和步骤?
  佟哲:现在的酒会有两种,一种是有人组织的,有固定的几款酒,依次做好顺序,可能配餐也可能不配餐,我们就会一款一款的喝,然后给出评价、分享。另外一种是自由式的,有一些国外的厂商过来,大概会有几十家,每一家会准备几款酒,这种酒会一般是入场时拿一个杯子,你要在半天时间内浏览几百款酒,如果你想把每一款酒都喝到还是比较困难的。我一般会先走一遍,看看哪些是自己想喝的,没有尝试过的,或者是比较有名气的。
  筑客网:你现在大概尝试了多少款酒?
  佟哲:认真品过的应该有两千,但是有很多酒在一些特殊的场合下没有认真的去品,对它没什么印象了,所以两千这个数字我觉得差不多吧。
  筑客网:你最喜欢是哪一款酒?
  佟哲:目前来看,我喜欢烈酒,像白兰地、威士忌(麦卡伦)这种,麦卡伦是单一纯麦芽的十年威士忌。我最近在学wset四级,下一个单元就是考烈酒,我准备了四十瓶烈酒,把所有类型的,考试可能会见到的,国内能买到了都每样买了一瓶,放在一起做一些活动,把这些酒都要尝一下。现在我每天早上来公司第一件事就是找六个杯子,倒上六款酒,叫我的同事过来一块盲品。这就是我的生活,还是很有趣味性的。我觉得想了解一款或一类型的酒,就应该去多次尝试,才能记住那种感觉,才能在下次的盲品中找到它。
  筑客网:你在记忆酒的时候会用一些什么样的联想?
  佟哲:每个人生活经验不一样,别人跟你说这个是洗甲水的味道,有一种葡萄酒里会有,你没有用过洗甲水怎么知道那是洗甲水的味道呢?所以你要会用你常用的,你熟悉的味道去联想,去记住这个酒。有的人还会用女人去描述酒,比如说酒很清瘦,就是就这款酒比较酸,酒精度比较低,香气也不是很浓郁,像一个比较瘦的美女;有的酒是酸度并不高,但是酒精度比较高,我们会说它比较丰满;像有一种酒叫琼瑶浆,它酿的酒有一种荔枝的味道,有人就说这个像杨贵妃,那个酒也很胖,酒体也很肥,就像杨贵妃一样。通过这样的联想和自己的经验结合能更好的帮你记住。
  


  [中国和非洲的生活方式有着极大的不同,可能信仰的不同]
  筑客网:你曾经出过国,又回到中国人的人群当中,从你的角度来观察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你觉得有什么感受吗?
  佟哲:总体来讲我感觉节奏太快了,拿非洲人来对比,曾经有一个对非洲人的描述,不是褒义的,是说“穿衣一块布,吃饭靠大树”,意思是他们穿衣服就是一块布,也没有任何的修饰,吃饭就是靠香蕉树,香蕉熟了就吃。那边的人不像咱们,每天在追求着要挣多少钱,要升职加薪,我接触的那些人用一个不太好的词形容就是“懒”,但仔细想一想他们也挺自在的。他们也会去做一些工作,但是该放假就要去放假,我们工地上会有赶工的时候,要求加班,但是非洲人没有人愿意加班,给双倍的钱也不愿意,除非实在缺钱的,绝大部分人是绝对不会在周末给公司加班的。
  筑客网:这种生活方式有影响到你吗?
  佟哲:我觉得我现在能体会到一点他们的感受,但是这种状态没办法改变,只能随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去生活。
  还有一点是非洲人民有信仰,我觉得挺好。穆斯林一天要拜好几次,因为工地上条件不太允许,他们会用水洗到胳膊肘,下边会洗到膝盖以下,脸和脖子也洗一洗,然后就开始在沙地上朝拜,如果没有水,他们会用沙子搓一搓,那边的沙子是干净的。他们会每天朝拜,在心中念一念经文,我觉得这个也可以算一种休息的方式。
  非洲人诚信度很高。按照咱们的理解,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观念,但是受过高等教育或者走出去看过的人还是比较严谨一点的,总归来讲非洲人还是比较散漫、比较自由的,感觉他们不会为做什么、吃什么而发愁。在我们工地上的人很多都是桥头兵,就在那等活儿,有活就去干,没活就在那等着,这也是一种生活状态吧。他们没有危机感,不会为明天担心。我们之前的项目经理跟我说,他之前去过科特迪瓦,就在毛利坦尼亚的南边,也是一个非洲国家,他们那边基本上是半个月一结薪,15号发薪之后16号就会有一大批人不来了,他们一有钱就会去玩,去消费,等什么时候没钱了在陆续回来工地上继续干活,等下次发钱的时候又会有一批人不来了。但是总会有一些人在工地门口待着,等着干活。他们没有积蓄,如果15号不发薪水,可能16号就没有饭吃了,因为迟了一两天发薪还闹过几次罢工,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很难理解,但是后来想一想还是可以理解的。首先他们没有太多的追求,工作对他们来讲不是特别有意思,可能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才是他们想要的,所以能不工作就不工作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筑客网:最后一个问题我想问下,在中国的城市当中你最感兴趣的城市是哪几座?
  佟哲:重庆和厦门。小城市节奏很慢,人们生活很悠闲,上班和回家相距不是很远,能有更多时间去做其他事情,会有一些聚会啊、休闲啊。我现在每天6点下班,7点半才能到家,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另外厦门,我曾经总是听一个节目,叫《飞鱼秀》,有一段时间我是开车上班,早晨会在车里听这个节目,飞鱼秀的主持人喻舟就特别喜欢厦门,他总是在节目中介绍厦门,所以我渐渐也会觉得那是一个很好的城市。


关于TA

10412 人气

孙华莹

北京

从业时间:未公开

设计费: 未公开

代表作品: 未公开

阅读 109012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