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地下姑苏城董事长——宋伟清

《中国人生活方式 百城十大设计师挑战赛》组委会将邀请近100位跨界名人作为本次大赛的评委,他们对生活、对美有着独到的见解和眼光。他们用自己的成功和自己时间正在体验着中国人生活方式,他们是如何看待入选设计师的作品的?值得期待!以下是本次大赛评委——宋伟清的个人介绍。


  宋伟清
  苏州三百六十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
  亚洲民间艺术创意协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理事、世界遗产文化中心画刊江苏省办事处负责人
  宋伟清以一己之力,和二十多年如一日的执着,建造一座姑苏地下城,藏品达10万余件,再现明清姑苏的繁华。多年来,宋伟清探索以特色工艺与民俗文化的发掘,焕发渐行枯萎的古村落自身的青春活力。最近,他与北京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创办专门的手工艺学院,启动民间工艺“后继有人”的战略计划,为传统村落复兴储备人才。通过业态规划重振乡村经济,修复农村社会形态和文化生态,是宋伟清力求寻找的传统村落复兴之路。


  宋伟清是地道的苏州人,自幼生长在苏州古老的大院里,对吴文化的印象具化在实实在在的生活当中。上世纪90年代,宋伟清到深圳打工,积累了一些资金,并在苏州办起了实业。闲暇之余,他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嗜好:喜欢收集百姓曾经使用过的器皿、用物。这些被抛弃的物件,失落在老虎灶、废品收购站和街头巷尾的垃圾箱之边,只要宋伟清发现,就会设法搜集回来。他还会到全国各地的城镇、山村、郊区去收购,持续二十年之久,收集一直没有停止过。
  前几年,宋伟清在亲友的一片反对声中卖掉了新区的工厂,开始专职大批量收购起“废品”来,一个礼拜4卡车往回运。事件的起因是因为一次看到一辆往北京运送古旧物品的卡车,据说是老外在收购。城市农村都在变迁,拆迁愈演愈烈,宋伟清就想:这些东西不收集,不是被拆迁毁灭,就是被外国人收走,干脆自己来收购。在收购的过程中,很多珍贵的东西难买到,年纪大的人舍不得卖,有一些卖家完全是冲着宋伟清的虔诚才愿意出售的。在成都大邑县一户姓朱的人家,宋伟清看到一块“武魁”的牌匾,这块牌匾象征着这个家族的荣耀,是曾经出过清代武状元的见证,家族里老人死活不肯卖,两年里宋伟清往返大邑县七次,求购这块牌匾,老人终于点头同意。现在宋伟清的藏品有10万件之多,地下城池里看得到的只有几千件,不到藏品的5%。
  地下的姑苏繁华
  姑苏的繁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答案非常明确:明清时代。宋伟清说,繁华的印迹在今天的阊门、桃花坞一带。可惜桃花坞已经拆得七零八落了。文化从哪里来?“吴文化就在古建筑的一砖一瓦里”,宋伟清很肯定地说。原本他打算在桃花坞西街展示自己的藏品,桃花坞西街上,传统的行当往往钩起苏州人的回忆:扇子店、秤店、箍桶店、裁缝店、香烛店、生面店、银匠店、炭球店、年糕店、丝绒店……尽管有些没有门面,但是三百六十行,行当齐全,是实实在在的老苏州的日子,选在这样一个地方,宋伟清觉得实至名归,地方都选好了,可是拆迁整治太彻底了,西街几乎不复存在,“连建筑都没有了,我的展品还有什么意义?”


  无奈的地下辗转
  于是,宋伟清开始辗转地下,打算在地下复活一座城池,做出一幅姑苏繁华的图景来。
  为什么选在地下?宋伟清说,实在是处于无奈,地上一直在拆拆拆,苏州记忆渐渐被拆迁抹去,也许30年后我们只能到书本上去找苏州元素了,地下至少可以避开拆迁。
  这个地下世界原本是宋伟清租来用作仓库的防空洞。为了建造地下城池,宋伟清说:“做活的、设计的换了好几批,苏州地下闷热、潮湿,石头切割的粉末一天下来弄得鼻头灰灰的。在建造的过程中,人都看不见。加上雨水多,尤其5月份,300吨黄沙足足掺了50吨水,浪费得令人心疼。”
  宋伟清算了一下,每吨18块的黄沙,搬到地下来,算上搬运等费用,就要划到每吨50块,以此类推,建造成本比地上高出三四倍。为了做出精湛的工艺,宋伟清请来东渚的工匠,这些工匠都很卖力,很多工匠做到手上的湿气都冒了出来。修建城内城外,各用了4个月时间,耗资近400万。宋伟清还打算去找一些工匠,补碗、打铁之类,各种正在消失的行当艺人宋伟清已经收集了20多个,其中还包括70多岁的砖雕、木雕艺人,为了不至手艺失传,宋伟清鼓励他们多带年轻徒弟,时机成熟的时候,给这些艺人一块地方,在地下城池里集中展示他们的手艺。


关于TA

11224 人气

中国人生活方式大赛组委会

从业时间:未公开

设计费: 未公开

代表作品: 未公开

阅读 1249320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