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之间,和谐共生 | 琚宾作品

2017-09-13 琚宾 筑客网


1

行 头

行头,是个很有趣的概括词,这表露的不止是财力能力鉴赏力,那置办的也不仅仅是衣物饰物衍生物,还是种生活态度的体现,是种个性、品味的彰显。



“行”字在《广韵》里有三个小韵,四个反切。“行头”作动词+副词讲,表示行在前,领头位,引申为占着高地当着先。作为名词讲,则是这正式专业的装扮装备,还有各色体貌风度各地方言口音等等。样板间就是一套行头,或套用来聚焦,或借用来表演。


奇装异服、肃穆端庄都是种表现形式,而形式背后的复杂逻辑则构成了形式语言的在地性。建在中原郑州有着高端定位的小区里的这幢别墅,注定是要与中国文化****的。




每每谈到“极简”时,我们总会想到密斯,念起约翰帕森,凑巧最近我对蒙特里安又再爱一回——这些个缘起,随机汇集反应后就指向并建构成了现在的空间效果,或为肋骨或为裙摆。它是一种多方位多种声音汇集后的平衡,一种经文化碰撞市场推理过的策略,一段讲顺了的故事。当然,其中的细节里包含了专业设计的逻辑和方法,以及多年的喜好和经验的累积。





房子在短时间内理想地快速销掉,这是多方都乐意见到的场景。接下来是成为周娥皇的妆或本来就是楚王宫里的腰,都需要面对更大群体的审美,适度引领后就是策略的平衡了。








项目面积:500平米
主案设计:琚宾
设计:刘胜男 陈道麒 葛丹妮 聂红明
摄影:井旭峰
撰文:琚宾


2

小 白

很多年以前听过一个故事关于豆腐汤——用各式好料熬就,最后只取汤汁,放几块老豆腐吸油、正味,呈上时,看上去就是一清爽简单的豆腐汤。


我给这套房子起名为“小白”,很简单的名字,是描述,也是定义。项目在郑州,上下五层,面积五百多平米,是“东望别墅”楼盘中四套样板间之一。从建筑阶段開始的设计总是会比平常的多出一些可能性来,有围合的下沉式庭园,有伴着庭园的廊桥与回廊,有挑高的会客空间,有可以用于放空的天井园林,也有空间之间的透、露组合给予后期的多重不同体验的空间形式。当这些空间的基本元素组合出动线的同时也形成了这个住宅的性格与表情。墙与墙本身,与家具、与艺术品的关系通过建构对话,光作为伴奏始终参与其中,形成一种语言。空的语言。“小白”,是真实的空间对话。


在我看来空间造形代表着一种向往,是可以由着人的情操自生的。从潜在的状态导向现实的状态,从在场的东西引出不在场的东西,如果单从精神境界方面解读,那么,不能说是空间从设计而出,而是经过设计,将这种空间还原了。




其中的多处留白,是对空间本质的呈现,也是对情境塑造手法的剥离。建筑立面在地性十足的黑灰色石材,空间围合构建的氛围,以及以后生活方式的倡导,都在试图指向某种更有精神层面意义的中国乃至东方。这或许是我现阶段文化理解的一种路径,一种内心的抒发和阐释的说法,但并不排除其作为空间本身所具有的积极意义。


这套作品里,有亲近,有疏离;有柔情,有豪放;有素净,有闷骚;有严谨,有洒脱……在其中,包含了我期望的精神世界里的大部分主题。于是或许可以这么说,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能在不同的生活状态或情绪里,找到和这个空间属性相契合的点。


室内设计在延展建筑设计语言的同时,也需结合营销的落地性,做出一个对美以及生活方式纾解的策略,两套是判断性的市场需求,另外两套就是我主张和提倡的设计了。这一套是「简」,是少的空间建构的对话,也是最大限度满足功用后,对当时设计建筑的呼应。


就整体设计而言,发挥的很健康,无不足,亦无过剩。曾预想甲方和市场接受度也许并不会特别地高,但没想开盘当天全部售罄了。这是我现阶段喜欢的设计,也是我的近年来的理想生活模式,所幸在此实现了。


项目时间:2016年10月项目面积:500平米主案设计:琚宾设计:刘胜男  陈道麒  葛丹妮 聂红明 秦雄雄 吴晓婷 刘小琳摄影:井旭峰撰文:琚宾


3

二 木

我向来喜欢给项目起名字,带着各种期许与设定,或许已不仅仅只是拟人化。要好看,要耐看,要有性情、有气质,要不同俗、不自媚,要在寄托精神层面的同时满足功能需求,还要能随着时光变、年岁增、科技日新月异地更新不落伍……有这种标准要求,设计确实是件永无止境的事,当然,乐趣同伴始终。



一层和地下一层都有庭院,其实“二木”的命名以及其包含的基调本身,也是源于这庭院基础。于是堆了草成坡,有褶皱,去起伏,有显有藏。移来的时日尚短,各类树叶还未葱葱,但从枝桠上也能想象出全盛时的模样。还叠了石为山,就在筑得的小池那端,印的一池子水都深了起来。其后的岁月里,白墙会有雨迹,有苔痕,光阴混进去,这小山小水也就成了大写意大山河。院子里种了株枫,还有银杏和松,随着季节,庭院里素山绿水红叶黄花白果浅草地交替或同时出现的,想来,感觉不错。浓似春云淡似烟,参差绿到大冬天,至于落雪,估计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双客厅、双厨房,都不大,相互呼应。中空挑高,二楼起居室与楼下对望。空间关系有模糊的交织,有相互的连续和呼应。用美学的视角借着材料在天、地、墙以及家具间游走来建构体块关系,靠这种建构来承载多元且丰富的空间情感,结合地域地去描绘出带着倡导的生活方式。从回望传统文化的绘画里,演绎出独特且适合的图案,是建构载体上的一处不经意的风景,是隐喻也是表述。


如果说“小白”属于当代的设计思考,有着距离感以及对未来的期许,用的是极简的表述方式,那么“二木”用的则是非常落地的东方的思考,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这和木本身材质有关。东方人喜欢用木来构建,从白屋到朱楼,从庙宇到殿堂,王朝更迭、家族兴盛,修葺、重建……木的品级有区分,而本质并无差别。木的材料本身和人的关系是多重的:与自然,与时间。其本身有生命,有温度。



我一直希望空间剥离掉社会属性,让空间回归空间本身,材料回归材料本身。以材料本身的特性,辅以人工,或单一或混合,寻求一种平衡的状态,让其只为空间所用,以一种最基本的方式诠释对人与自然关系的理解。让我们只在意内里的空间和材料之间的、经美的方式过滤过的最本质的建构对话。




二木”里没有对抗,也没有显性的物质的标榜,有的是属于生活层面、对本真的思考。是剥离掉文化,追问过本质和精神诉求之后的建构。在最终构建完成后,内里家具有几种形态与之呼应:藤编、布艺、皮沙发、木头与玻璃配搭成的桌几……以其多元共生的复杂性去承载对空间思考。艺术是空间的眼,使“形式”的完整性得以充分的体现,用空间的气韵去触碰人对空间的感受,寻找与自然触动时的那种互动情感交流。最后呈现的是易居且宜居的空间,很舒服。


项目面积:600平米
主案设计:琚宾
设计:刘胜男 葛丹妮 陈道麒 聂红明 秦雅文
撰文:琚宾
摄影:井旭峰


阅读 1450624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