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式遇上高级灰,这样搭才是顶配!

2017-09-14 陈桂琼 筑客网

一个内敛深沉、矜持冷静
一个婉约典雅、恢弘大气


高级灰与新中式的完美结合
共同演绎东方文化精粹
新中式家具搭配上高级灰底色
瞬间提升空间格调


1

在中国古代诗歌中,“意象”是个绕不开的词。对“象”赋予“意”,将一个个的意象按照美的规律,组成有机的、有时空距离的、有层次的画面,使其连贯、对比、烘托或共振,以展示场景、以传达感情。


实际上,设计也是如此。只不过,设计“诗”的“象”,成了可被解读的符号、元素、物件、规律,即我们所说的“形”,通过形的组合,去表达思考、哲学或情感。


一旁的偏厅,罗汉榻、三才碗、玉制盆器等浓重传统元素加入岁寒三友松、竹、梅的点缀,还原魏晋文人待客、清谈之场景,缎面的纹路、挂画的古朴色彩与窗帘地毯的用色相得益彰。



餐厅延仗客厅的中轴对称,享受同样的奢侈尺度。值得一提的是,餐椅椅背的手工刺绣,来自苏州绣娘一针一线织就而成——用金线、丝线两种线按纹样外缘逐步向内铺扎盘出龙图案,层层叠叠地铺就,十分重工。


顺着楼梯循级而下,6米长的云石吊灯光影如泄,石屏上幻化的肌理,犹如一幅幅精美山水画,顺着山水的纹路,透出朦朦胧胧的光如数千年的文化长河,倾泻于底下的一组太湖石之上。


位于楼梯底部的休闲区,专属于别墅的男主人,地毯仿若一幅巨大的山水画为整个空间的态度定调,金属环形吊灯,与金属圆几相映成趣。作为社交空间,这里更私藏了他游历四方遇见的珍贵记忆。


明代吴从先在《赏心乐事》中,谈到理想中的书房斋欲深,槛欲曲,树欲疏,榻上欲有烟云气,万卷皆生欢喜,阆苑仙洞不足羡”,我们将这一切搬到了现实中。

打通负二、负三层,以为书房,一面挑高6.5米的书墙,可藏书6000余本,是书香门第世代相传的智慧。


案前放置四樽石墩,其材料为木化石,是上亿年的树木被迅速埋葬地下后,木质部分被改变而形成的遗世孤品。

保留树木的纹理和形态,略加打磨,大小不一却更见情致。放置于古朴的地毯之上,仿佛从中生长出来一般。



以茶待客,乃古代人情交际的礼节,它为友人之间带来一种清幽隽永的意境,更被视为风雅之事。故此,负一层设禅茶室,供长日清谈、寒宵兀坐。

这里还原了苏轼闲居蜀山时的茶室,正对院竹, “茅屋一间,修竹数竿,小石一块,可以烹茶,可以留客也。”茶室仅设二席,远可观竹,近可对诗,是为“一盏清茗酬知音”


古人视琴如格,有十善、十诫、**弹,如于尘市不弹、对俗子不弹、不衣冠不弹等,对环境及自身的要求都极高,或地清境绝,或雅室焚香。

故此,香道琴房设雅席、设香炉,以诗词入画,透着纱质窗帘,院中芭蕉隐隐点缀,正应了“芭蕉叶下雨弹琴”的闲适意境。


“和而不同,各得其所”


大面积的金箔画与静气内敛的深色系为主卧渲染基调,铜器的光泽穿插点缀,透过镂空的木质屏风,漏下了点点滴滴的夕阳余晖,映照在浓绿的枝叶,将卧室书写出了庭院的意趣。


“推半窗明月,卧一榻清风” 自汉末以来,文人雅士必备一榻,以竹榻、石榻、木榻来表示自己的清高和定性,主卧一侧的罗汉榻,用以安放闲适的身心,展经史、阅书画,或倚坐抚琴,或睡卧闻香,案上搁放的珐琅古物与雅玩,更增添几分风雅妙趣。


所谓秋敛冬藏,客房用深灰的沉稳静默,搭配墨绿的淡泊质朴,整个居室的秉性就在这样的基调中游走。金属质感的摆件,呼应青铜吊灯,在古朴的淡泊中透着一丝岁月沉淀的美感。




2

生活归于平淡,内里也近乎绚烂,没有虚张声势,没有繁华堆砌,只有灵魂的安宁、纯粹和饱满。达到“不恋尘世浮华,不写红尘纷扰,不叹世道苍凉,不惹情思哀怨,闲看花开,静待花落,冷暖自知,干净如始”的意境。空间除了满足功能性的需求,更透出灵魂的力量,让身处其中的人悠然自得,并与之共鸣。



圆灯、方椅、矩形餐桌、方形的置物架、圆形的茶杯、长方形的桌旗……“方”与“圆”的对比运用在这里达到了极致,“圆则杌棿,方为吝啬”。

就是说:天圆则产生运动变化,地方则收敛静止。这一动一静之间蕴含无尽的哲理。峭立的文松正应了白居易那首《栽松二首》中一句,“小松未盈尺,心爱手自移。苍然涧底色,云湿烟霏霏。”




沙发背景墙上的水墨画成为点睛之笔,晕染着中国传统文化意境。暮霭中的远山,散发着植物与空气的气息,给人一种不是真山真水,却恰是山水的心境,正符合中国画论中“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从水墨画,到茶几大理石纹路,到靠垫、地毯的泼墨感,都将这个空间打造成身处深山的既视感,“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如隐士般静泊自己,大而归一。


方形的画框中又有着圆形的水墨着色,圆与方的结合是一种阴与阳的结合,也形成了两者的变化组合之美。


世间万物无不存在圆和方,它们都有自然独特、和谐的美。人们在认识这种美的过程中,从算术的加减法中获得灵感,将圆与圆、方与方、圆与方进行理性地组合,创造了这种美。大理石纹路的茶几、黑色典雅的柜子、饰品的摆件都运用黑色线条勾勒出矩形的方正,体现了一种凝聚力和感染力。

“半壁山房待明月,一盏清茶酬知音”。茶如君子,君子爱茶,两者都有着一种高雅的气质,内里淳厚,透出不凡的品质。


吊顶皆用细线勾勒,在灯光的衬托下,契合圆和方的主题。石材的图形似中国水墨画的风格,由灰色逐渐转到白色,呈现奇妙的浓淡度,让人感动东方神韵的跳动。

在东方美学被不断提起的今天,它也呈现出一种开放的姿态,并保持自我的风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这样一处神秘的东方意境,它承载了人们心灵、精神的共鸣。



蓝色的腊梅花在淡墨的空间尤其亮彩,尤其是巧妙的运用镜面的反射效果,特别想为它的幽香而停留。



3

回归根本,设计师想要给予设计院一个放松,休闲,纯粹的创作空间,而非传统意义的办公,设计师的工作灵感的来源不是来自高节奏,高压力,它必定是源于生活,来源于对工作的热爱。


所以空间中设置有配以原木色纹理的门以及橱柜桌几,朴实自然,整体氛围流淌出宁静、安然和对原始自然的追求与向往。健身,茶艺,开放轻松的论坛交流会议,让体验式办公环境营造出创意源泉的基础。







摈弃过多表面装饰,将一切形体元素还原为最单纯的素色水泥。让质感的对比自然的完成深度的细节刻画。开放的办公空间、协同合作的会议空间、完善功能性的同时,视觉上的通透给人高效舒适的工作体验,和沉静的空间氛围。





空间一个重要的亮点就是融入了东方文化,东方文化讲究追寻真我,皈依心灵;外修身,内修心,因为我们的心灵与身体同样需要放松与调养。

崇尚尊重原生态格调、在细节上体现低调的东方内敛,创造出纯净自然的氛围,营造出深层次的感受。回归东方,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是一笔宝贵的财富,给予了世界太多可探索和创造的可能性,“无中式,不贵气”。







本项目**出中国元素经过美学构图植入空间中,以徽派建筑外形为主要创作元素,深入发掘与空间灰色调在形色之间做编排融合处理,从门牌导视系统大至空间的形体创作,无不体现其神韵。使得整个空间蕴藏着一股禅意的中国文化味。陶醉其中,神清气爽。让设计师们在闲适的环境中培养独特的灵感。



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公共空间室内设计中不要使用太多种材料和颜色,因为空间中活动的人已经为空间增加了足够多的色彩。






阅读 1388627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