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刘瀚景: 对话日本设计,收获精神力量

五月,我与众多行业内优秀的设计师一起,前往日本,进行了一次探寻东方设计文化脉络之旅。游学数日,走过见过,总要留下一些印记,一些印在心里,一些印在图像上,闲来时候翻看,当时的感触依然,且愈炼愈浓。


刘瀚景   LEO

刘瀚景设计工作室 设计总监


设计理念:“乐知天命,随遇而安”,对于客户,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而我的理想就是通过我的设计为更多的客户打造他们心中的城堡,所以我不单纯地为了工作而工作,我很清楚自己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着。



立体都市:大阪“阿倍野HARUKAS”


闹市之中的阿倍野HARUKAS,本着立体都市的设计理念,以其霸气的外观震惊四座。大厦采用全落地玻璃幕墙建造,并设有景观高速电梯,无论从技术难度、设计艺术高度和绿色建筑措施方面,无不体现着对美学的精准把握。然而,初次见面让我惊讶的不是他的精彩,而是他的普通,从建筑设计的角度来说,他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但是它却融合了日本设计的精髓,即环境和建筑的融合,也是空间环境对个体的影响。



出观光电梯到达展望台,这是一个由正面落地窗打造出的透明回廊,东南西北的美景尽收眼底,就连观光台全玻璃的卫生间,在你洗手驻足的时候,抬头看着镜子,天空与远方也是一览无余,或许距离地表越遥远、越靠近天际之处,总有种莫名的迷人魅力。



坐在58层的室外广场小憩片刻,细细品味初见日本给我带来的感受,精益是一种态度,细微之处见风范,这或许就是日本设计的精髓吧。小到卫生间衣物挂钩、地面与墙面的对缝处理、公共区域卫生间对大人与婴儿关系的考虑、残疾人行道路线设定,大到城市夜景设计,无不体现着精致、细心,与自然的和谐共处、相融的味道。



素、雅的苦行僧千年光影——奈良法隆寺


奈良的法隆寺,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法隆寺的建筑风格和我国南北朝很相似,相传百济的工匠远渡重洋跨海将这种建筑设计风格传到了日本。五重塔是日本最古老的木构塔,也是奈良现在的精神象征。其梁柱的调用,斗拱的设计无不保留着南北朝时期的汉风遗韵。



日本人对于佛教禅宗的信仰, 形成日本人俭朴、单纯、自然的文化。并且喜爱非完整、非规则的美学特点,在思想上也推崇老庄的无为学说,精神上推崇退隐化、自我控制、自我修养、以小我为中心的内心世界和孔孟的大我、次序、仁人、中庸、外部体系同时并存。



不同于国内一些寺院施金措银,雕梁画柱的浮夸,日本的传统寺院仿佛更愿意接受岁月沧桑的洗礼,保持着最初该有的菩萨样子,就连佛像也不曾金身重描,也许他们更愿意注重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和纯粹,而将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摒弃掉。




大隐隐于山,隐于桃源——美秀美术馆


“我肯定来这里的人将会明白我是有意识地令此美术馆与自然融为一体”这是美秀美术馆设计师贝聿铭对自己作品的见解,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美术馆,才被人们称之为“桃花源”呢?怀着对这位华人大师的敬畏和对美的追求,我们前往甲贺的山林一访大师的经典之作——美秀美术馆(MIHO Museum)。




别具一格之处在于,除了它远离都市之外,最特别的是建筑80%都埋藏在地下,但它并不是一座真正的地下建筑,而是由于地上是自然保护区,在日本的自然保护法上有很多限制而采取了为保护自然环境及与周围景色融为一体的建造方式。这就是以曲水流觞的景观布置,给人以沉浸式的完美体验,以自然之力赋予了人工造物以灵魂。





构筑起整个人生的,正是当下的美好——大德寺


枯山水庭院是源于日本本土的缩微式园林景观,多见于小巧、静谧、深邃的禅宗寺院。而大德寺被誉为“枯山水庭院”的鼻祖,它在其特有的环境气氛中,细细耙制的白砂石铺地、叠放有致的几尊石组,就能对人的心境产生神奇的力量。它同音乐、绘画、文学一样,可表达深沉的哲理,而其中的许多理念便来自禅宗道义,这也与古代大陆文化的传入息息相关,同时运用了大量借景的手法,让整体更加的亲近自然,赋予了每一处枯山水生命力。





枯山水用石块象征山峦,用白沙象征湖海,用线条表示水纹,如一副留白的山水画卷,无水却似有水,借助极少的现实事物,传达极大的理想之境。枯山水就仿佛是从自然之中截取片断,并使其获得一种不变的永恒,极致体现了禅宗美学枯与寂的意境。是空间、自然、精神三者完美交融的美学呈现,也是日本匠人精神的体现。





多少繁花几度纷纭——京都二条城


二条城,无论是建造之初还是经百年沧桑之后的现在,城内的二之丸御殿建筑群都是其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当我们穿过雕刻精美、装饰华丽的巨大前门,然后是一系列会见室。第一间大厅通过饰以华美的绘画、中楣、用平顶镶板装饰的天花板来加深人们对于幕府将军权力无边的印象。




步入御殿内回廊曲折,走路时地板发出的声响如莺鹂之鸣,殿中三千面门壁,都配以相衬的画作,毫不夸张地说,除了城郭本身的建造之外,二条城的恢宏与奢华,一半都是由狩野探幽彰显的。




二条城的整体都得到了极妥善的保护,于近处观察其城墙、护壕、各个建筑和庭园的细部,就不难体会所采取的保存方法的细致。建筑物的室内干净整洁,木质材料和绘画都被养护得一尘不染。每一组构件,每一处木棂,每一块金饰片都反映出那里所运用的细腻的匠心和认真的手法。



静谧的陆中之岛——佐川美术馆


佐川美术馆素有“漂浮的美术馆”之称。走进佐川美术馆,你会发现它没有华丽的建筑语汇,反而运用大量简洁有力的线条,和内敛的灰色基调,以借景的概念,仿照琵琶湖周遭自然环境设计,使建筑物和所在环境产生了自然的连结与互动,流露出浓厚的在地情感。



这里的建筑体继承了日本传统建筑宽大屋檐和立柱的特点,用现代材料全新演绎,既有现代感,置身其中又能我感受到浓浓的东方意境。





隐藏于山中的绿宝石——箱根POLA美术馆


宛如山中精灵的POLA美术馆,以自然与美共生的概念为架构,为了与环境融合,大部分建筑都在地面以下,整个主建筑被森林层层环绕。美术馆是由日本日建设计公司安田幸一先生设计,其优雅时尚的建筑设计和充满光影与绿意的空间美学,使得美术馆的建筑一共获得了11个建筑奖项。



整个建筑基本上都是埋在地下的。虽然是在地下,但是却并不是那种完全封闭的地下室式建筑。筑建时掘地很深,为了不影响美观,也为了达到最佳的采光效果,又围绕着美术馆建造了一些有坡度的台阶,减少了压迫感。同时,也让这栋天棚很高的建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低矮的平房,朴素典雅,一点也不象都市高大建筑那样张狂。有着透明屋顶的玻璃大堂, 表明了美术馆的主入口。






在照明设计上既考虑了重要文物的保护,又达到了美的鉴赏效果。从研究展厅光的色温度出发, 选择了对展示与保护有利的最佳方案。展品是以绘画和东洋陶瓷作品为主, 为鉴赏作品采用了光纤维照明。



日本顶尖艺术殿堂——东京艺术大学


东京艺术大学(Tokyo University of the Arts)是一所校本部位于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的日本艺术类国立大学。是日本国内历史最悠久的艺术类高等学府,也是日本唯一的艺术类国立大学,在日本国内被一致公认为日本最高的艺术家培养学府。



很有幸可以听到桥本和幸教授分享日本对空间的概念以及他的作品,日本对空间的理解主要分为五大部分:宗教观、结界、常若、茶室、不完全的美。日本对大自然中感到不可思议的事物都奉为“神灵”。对茶道器物不追求“圆是圆,方是方”,反而他们更喜欢“似圆非圆,似方非方”。他们追求不完美,认为完美就是归于零,没有创造力,也就没有灵魂。



最后在课堂上还有一个小环节,就是大家把自己的小家用半个小时画出来,然后由桥本和幸教授挑选出一些作品,并由设计师和大家做分享,很荣幸我的作品能得到教授的肯定,并且可以和其他设计师分享我的“Art home”,在整个交流的过程中,也使我收获匪浅。





打开记忆的匣子,好似又重游了这次的日本之旅,内心很安静。当你与人文艺术产生精神流动时,只能感受到自身,这样才能获得力量。突然间好像就明白了,尽管时空发生了转换,不同的经度,纬度,不同的国度,但它已幻化成一种精神,一股力量,深深烙在思想上。推动着自己去在工作中改变点什么,先前不知所解的工作感受,顿时豁然开朗。这或许就是此次日本之旅最好的收获!


阅读 26158135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