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郑雨菲:日本之初体验

可能受到家庭教育影响,我的父亲是军人,当时中日关系正是比较紧张的时期,受父亲的影响,导致我从小就对日本不是很感冒,父亲也会给我讲一些日本侵华时的种种,在我印象里日本人是“黑色”的,日本国土也是“黑色”的,对日本的很多东西我都会在内心深处有点抵触。



长大后由于工作性质原因对日本的建筑通过各种渠道有所浅显了解,对日本的看法也有一些改变,说到建筑,客观讲其实日本有很多建筑并非原创,但是他们会把抄袭做到极致,比如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至少我们看到清水混凝土时就会想起安藤忠雄。



 很荣幸有这次机会跟着筑巢来到日本。东方设计艺术研习之旅,初到日本跟着老师走了阿倍野晴空大楼Harukas,它曾是日本的最高建筑,名为阿倍野Harukas,楼高达300米,一共有60层,外观看起来很霸气,在这样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能建立这样一座高楼也实属不易。



接下来又分别跟着老师走完美秀美术馆和更著名的佐川美术馆、POLA美术馆、21-21、国立西洋美术馆,左川和美秀在体量上来讲是偏大的。



美秀美术馆将传统的空间秩序与现代的造型结合,巧妙地融入到自然之中,诠释了天人合一的文化意境。



进入美术馆需要走一段隧道,我更愿意说,那是一段时光隧道,带你回到一千七百多年前,看一看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世外桃源。



听老师介绍说,整个美术馆有80%的空间是埋在地下的,与周围的山体融为一体。正如贝聿铭先生所说,来访者都能感受到这与自然化为一体的建筑物。



美术馆内收藏了小山美秀子女士四十多年来收集的艺术品,有来自古中国、朝鲜、日本,埃及的等等。可谓是玲琅满目,可惜的是不允许拍照,只能放在心里珍藏了。



 左川美术馆被普遍称为「漂浮的美术馆」,因为它坐落在琵琶湖周边的海域,有如漂浮在水上的艺术品一般。



左川和美秀本身都是体量偏大的关系在维护上更需要耗费大量资金,这两个美术馆均为私人拥有,在展品上更是做到展出的均为私人珍藏,会吸引大量爱好者前来参观学习,很大程度上做到了创收。



位于东京上野公园内的国立西洋美术馆(世界文化遗产哦)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而且非常幸运的是我们来到美术馆知道正好赶上画展的最后一天,有幸看到了梵高、毕加索、莫奈、米罗等艺术家的真迹,这里还珍藏了很多精美的雕塑。



国立西洋美术馆设计者是柯布西耶,柯布西耶是法国建筑师、室内设计师、雕塑家和画家,20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柯布西耶提出的“新建筑五点”(底层架空,屋顶花园,自由平面,横向长窗和自由立面),对20世纪城市规划产生极大影响,柯布西耶也被认为是功能主义建筑的泰斗。



这座由柯布西耶操刀设计的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看起来并无多大特别之处。近乎正方形的外立面,四周采用7根圆柱作支撑,一层四周采用落地玻璃大窗。



但二层并没有柯布西耶其他作品中常用的长方形大窗。楼梯也是采用斜坡式设计,来代替电梯和阶梯式楼梯,在上楼时感觉很轻松!



美术馆的一层和二层的展览大厅,可以自由分拆自由组合的结构,正是柯布西耶设计新五点理念的反应。



走完几个美术馆,我为美术馆有着强烈风格之外一些更朴素的表达而触动,最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大师的经典代表作,而是看到的建筑精神。



相比中国,日本的街头是十分干净的,当你走在街边时,你是看不到有清洁工人在街上扫街,也许一条街走到底你都没发现有垃圾桶的存在,只能将手中的垃圾带回自己所住的酒店。



当你扔垃圾时,你还要分清你的垃圾属于哪个类型,一定不要仍错垃圾桶,因为在日本,垃圾是要进行分类的,最重要的一点垃圾实名制。



对于日本的这一点素质,我觉得这是我们国人应该要学的,即使我们不能像日本做的这么好,但是作为属于中国一份子的我们,要从小做起,不乱扔垃圾,减少清洁阿姨的工作量,更重要的是一个城市的面貌是给一个旅行者来到此地的第一印象。



虽然在日本停留的时间很短,但是感受却很深,无论大巴车开到哪里,那里都是很安静,街道也很干净,当地人都非常有礼貌,很自觉的排队,很自觉的不乱扔垃圾,说话声音都很小,一点也不会打扰到别人,不会边走边抽烟,更不会乱弹烟灰和乱丢烟头,商店里的东西也不会乱标价格,旅游景点也不会乱宰客!更不会有假货!好的东西都留给自己国家的人民,次一点的才会出口,尤其对儿童用品很用心,即经济又有品质。



郑雨菲
北京本源设计事务所创始人&设计总监

其实一个很多国人不喜欢的国家,却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反思、去学习,我想日本真是值得再去一趟的地方!


阅读 1911997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