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谷安洋:大道至简,形神兼备

此次游学是我第三次来到日本,每次来到这里,都会加深我对这个民族文化的理解和认识。这个民族特别注重传统文化的传承,但却不是一味守旧,反而会不断创新,接收外来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形成一种较为独特、具有东方魅力的文化。


谷安洋
钛马赫设计事务所 设计总监

设计感悟:将设计文化融于生活,将居住方式引入自然之境。

对自然的崇敬、对细节的把控、主张不完美之美,是日本这个民族的核心设计观。追寻大师的作品,研究并真正理解了其中的文化理念,重新定义了我所认知中的日本设计之道。



自然之美-根津美术馆

大隐于市的建筑外观下,一排竹林雅致的竖立着,慢慢走近入口处,内里呈现出光与影虚与实的交叠错落感,再次走近,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笔直的竹阵回廊。行走其中,感受到一边的竹林在寒风中摇曳,一边是用竹节排成的竹墙,回廊下是铺的精致光滑的青石板,石板两边遍布着石墨色鹅卵石,刚刚在表参道上的时尚感被这些元素瞬间带入一种宁静的情绪中,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体验感。




设计大师隈研吾提出“负建筑”的设计理念即不张扬,温和存在于环境中的建筑。

因此,这里的建筑充分引用自然元素:竹、石、木,来拉近与自然的距离,建筑主体造型采用切妻造屋顶造型,通过特定表现方式延伸到室内,张力十足的线条感从室外一直贯穿进来,突破了以往室内外界限分明的固定规则,让原本两个空间进行了互融。



外面细雨绵绵,步出室内,眼观之处遍布着盎然的绿色,令人心驰神往。庭院内小径交错,移步异景,体现出了日式园林的多层次变化。




往返在表参道上,形态各异的建筑作品云集,设计内核都顺应着日本本土审美文化:强调和谐的同时极富视觉表现力,细节处理上更加精益求精,真正做到了大中有小,小中见大的完美控制力。




结构之美-21-21 Design sight 博物馆

室内功能决定建筑结构的设计逻辑,即反推以室内需求制定外部美感的建筑形式,这栋建筑是三位跨领域的设计师与建筑师的一次跨界合作,充分诠释了设计领域的包容性和互通性。





画面之美-MIHO美术馆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初识MIHO美术馆,是通过影像资料——航拍着一望无际的广阔群山之中,自然浮现出一处幽静清雅的建筑体,虽为人工建造,但无半点违和之感,与周遭环境相得益彰,据说为了更好地保护山脉生态系统,设计师研究了地质类型并做了大量的数据分析,并且种植了500种以上的植物,工期历时6年之久。

美术馆由神慈秀明会创始者小山美秀子所创办、贝律铭先生设计规划,馆藏约有三千件艺术品,遍及埃及、罗马、中国等不同古文明。



其设计初衷:是希望透过美感化人心、清洁人的心灵,如果每个人的心安定,世界和平就可以实现,没有纷争,没有相互的伤害,达到世人心目中理想的桃花源圣地。



美秀美术馆植有数种季节性花卉,从四月末一直至七月,游人也可睹园内盛开的鲜花。到访时值冬季,虽无法赏花,但也有红叶在山旁映衬,蜿蜒的前方呈现出一条隧道,呈弧线型,内部空间靠悬浮在中央的微弱灯光照明,和隐约看见的出口的光明成强烈对比。



每走一步,都能看见壁上光影和颜色的细微变化。我的心情也在路途中慢慢平静下来,用尽全身的感官来观赏视线所达的前方,隧道的出口处有一条圆拱形的吊桥支撑结构,整座桥梁没有一根立柱,全部由数条延伸出来的平行钢索支撑。低调简练的结构沉稳精巧,把访客的视线集中在博物馆主体结构上。



圆形大门配合150年树龄的赤松,呈现出了山水画般的完美构图,进入馆内,材质呈现出现代西方的表现形式,但形体上却采用了坡屋顶结构形式,使其东西方文化进行了完美的交汇。



这次在东京艺术大学所学受益良多,通过亲临体验大师作品、深入理解历史文化传承,让我领略了设计并不是单方面的修饰和调整,更多的是对于环境的尊重和背后的文化内涵,设计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在将后每一个设计作品中,我更多的会考虑人在空间的生活方式,引领客户生活价值观。


阅读 22317122

精彩留言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