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了杭州两套房,35岁的她带海归老公去山里开民宿,顺手救活了一个快消失的南宋小村

2018-06-15 刘帅


钱钟书的小说《围城》里有一句很著名的话——

“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这句话虽然用来比喻婚姻,但也同样适用于这个快节奏时代下的农村人和城市人。


每一个在农村里成长起来的年轻人,都会对繁华热闹的大城市充满向往。他们梦想着有一天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奋斗,在大城市里站稳脚跟,闯出一片更为广阔的事业天地;


而不堪压力与浮躁的城市人,却渴望远离喧嚣,避开拥挤,逃到农村里寻求一种静谧安逸的慢生活。



这种鲜明的心态对比,或许正应了那句话:你的习以为常,可能是别人眼中的遥不可及。


1


来自杭州的一家三口,水草、晖哥和他们的儿子淡淡,原本在大城市里过着人人羡慕的稳定生活。


他们拥有两套房,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因为厌倦了城市里的喧嚣和浮华,所以不顾亲朋好友的反对,毅然决然地卖掉了房子,卷起铺盖来到了偏远的乡下。



要知道在这之前,水草已经惹得父母“很不开心”了。


因为在她35岁的时候,已经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城市中产。但是碰到了34岁从新加坡回来的海归晖哥后,尽管父母再三表示反对,水草仍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


不过后来有了儿子淡淡,父母内心也便渐渐释然了。



但是这一次,当他们得知水草准备卖掉房子,搬到浙江胜坑这个只有80岁以上的老人留守的小村子以后,心中的块垒再一次被勾起,除了百思不得其解外,更多的是感到失了面子,脸上无光。


很多不知内情的人,认为他们肯定是在城里混不下去了,所以逃到大山里生活。


然而水草本人,却从不理会外面的声音。对她来说,遵从自己的内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去做到极致,才是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经过了为期3年的修建和前期准备后,她和晖哥在浙江台州的一个小荒村里,一个仅仅聚集着25户人家的地方,开了一家民宿,取名“草宿”


“草宿”不仅是一种生活态度的展现,还承载着一家人的诗意与远方。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草宿”的到来,居然让这个原本濒临消亡的南宋石头村,犹如“枯木逢春”那样,重新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和活力......


短短的4年时间,这家民宿就让小荒村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2


“草宿”的位置位于台州临海的胜坑村,距离杭州大约3个多小时的车程。这个村子遗留自南宋时期,里面所有的房子都用石头打造而成。



由于地处偏僻,交通不便,这里几乎处于一种“离群索居”的状态,除了无法出外谋生的80岁+老人,村子里剩下的就是溪流、草木、阳光与羊群......



“草宿”坐落在村子的最高点,可以俯瞰整个村子的壮美景色。



整座房子没有过度的装修,而是在尽可能地保留当地特色的基础上,顺其自然地做着减法,俯仰之间,尽为天地。



“草宿”的外立面与村里的其他房子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内部设计则综合了田园风和日式简约风,给人带来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


堂屋里保留下来的土灶台,仿佛让人瞬间穿越到了遥远的童年时代,想起“烟熏火燎”的灶屋里,系着围裙的奶奶锅上锅下忙碌着的温暖场景。



虽然整个民宿只有8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无一例外地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农家气息,但是为了给客人带来温馨舒适的入住体验,“草宿”在一些细节方面也彰显出了高品质的追求。



比如:一般情况下,民宿或酒店的床单都是纯白色的,但女主人水草却选择了特别的蓝色,因为这种从板蓝根里提取出来的天然色调,既适合山区环境,又具有杀菌的作用。


山区的气候比较潮湿,蚊子、老鼠常常出来捣乱,晖哥平时除了修修补补以外,还会尽量把房间的湿度控制在60%以内。



房间里的Marshall音箱、Husky冰箱、Lavin的洗浴用品等,也都细腻地藏着这家民宿的品质与温情。



很多远道而来的客人来到这里,除了吃上一桌天然有机的农家菜,还可以尝尝台州盛产的海鲜,那些菜烹饪简单、味道鲜美,每每让人回味无穷。


不过最让客人感到满足的,就是在这个被青山绿水包围的世外桃源里,聊聊天、喝喝茶,尽情地拥抱一下大自然,或者睡个美美的觉,停下脚步享受安静的慢生活。



“草宿”的周边还有一条风景宜人的晨跑路线,从水杉大道一直贯穿到红树林,树荫之下,清风习习,宛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铺展开来。



4年前,当水草一意孤行地要来到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村生活的时候,旁人不解,父母不支持,就连在“草宿”做清洁的村民凤姐也暗暗“嘲笑”:


“村里来了两个傻子,根本就不会有生意。”


草宿一共有九间房,八间是对外开放的,只留一间他们一家三口自住。


可谁知,4年后的今天,这里不仅吸引全国各地的人慕名前来,甚至还包括了不少港澳台和来自外国的游客。


“草宿”在开业当年还入围了“中国最佳设计酒店”大奖,这份沉甸甸的荣誉,着实让两人欣慰不已。



因为他们夫妻二人当年带着2岁的淡淡,势单力薄地开启了“石头房”的改造之路,是一个非常艰辛而又繁琐的过程。



起初刚租下来的半年里,他们并不着急动工,而是实地去走访、观察原住民的居住状态。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后,他们才在尊重当地文化,最大限度地保留建筑外立面原貌的基础上,一点一点地让“草宿”融入到村子的大环境中。


白天,孩子就交给托儿所托管,傍晚再去接回儿子,淡淡有时还跟他们一起睡在“草宿”的工地上。



好在经过用心的经营和努力,他们终于实现了一家人在一起诗意栖居的梦想。


当所有的烦恼全都扔在一边,久违的自在感一点点填满心里,身处自然乡野之中,似乎只需要最简单的活法,就能活出潇洒、豁达的模样。



3


最值得一提的是,水草夫妻和周边村民的关系非常融洽,他们自家刻意不种菜,通常直接和老人家买点,以增加他们的微薄收入。


图片来自于Jeff


而村民们也非常欢迎水草一家的到来,每逢红白喜事,村民都会给水草送来馒头、糕点;自家地里收获了一些瓜果蔬菜,也会特意送去给草宿。


这些留守老人白天以编织草帽为生,晚上很早就入睡了,他们的生活简单而纯粹,一任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嚣嘈杂,这里始终保持着原始、质朴的生活方式。


图来自摄影师Jeff


如今,水草一家不仅给村子带来了生机和活力,老人们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频繁进出村子,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许多。


图片来自摄影师Jeff


图来自摄影师Jeff


因为他们的儿女都去外地定居了,一年之中很少回到家里看望老人,村民们除了相互守望之外,剩下的似乎只有孤单和寂寞。



现在有了“草宿”之后,胜坑村不但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还让村民多了几分安全感和依赖感。


特别是到了晚上,“草宿”的灯光照亮了村子的夜,也照亮了村民心中的温暖。


他们一旦发生什么突发疾病、受伤、断电、换灯泡等紧急情况,都会习惯于去找草宿帮忙解决。



不但如此,水草还致力于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来帮助村民们提高经济收入。


在这之前,村民们编织的草帽由于技巧落后,一个只能卖7块钱。


自从水草请来中国美院的专家对这项传统手工艺进行重新设计和教学后,村民们的草帽已经卖到了15块一个。



此外,这4年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创业者回流明显,有的人回来重建房子,也有不少眼光独到的人过来投资,原本渐渐没落的石头村,无论是整体的农村面貌和农民生活,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看到眼前这么美好的前景,水草由衷地感到自豪。


因为她最希望的就是在一个有魅力的村落里,不去影响村民的生活和利益,不去打破村子原来的自然秩序,让大家在这片土地上有尊严地活着。



放弃繁华,回归乡间,并不是带有消极意义的逃离,而是选择了让一家人更加自由快乐的生活方式。


愿每一个翩翩起舞的日子,都不会被轻易辜负。


本文转载自:顶尖设计吧

阅读 1335243

精彩留言

写留言